栏目导航
博狗官网地址

老天爷,你是这么给我安排的吗?

发布时间: 2018-05-28

一场严重车祸,

改变了前NFL跑卫皮德的命运

当我在医院醒来,我什么也感觉不到,麻醉的药性还在呢。我能听到房间里有人讲话,有我妈妈的声音,恨不得耳朵里伸出个小爪子,去抓住那些声音,试着听到那些零散的信息然后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。

听到有人说“事故”,也对,估计得是挺严重的事故才让我躺在医院呢。

然后我的心率就上来了,各种检测仪开始滴滴滴,WWW.8040.COM,医生赶紧给我来了一针镇定剂,让我沉沉睡去。

后来据我妈说,医生前后扎了我好几针,直到她对医生说,“别再打针了,让我儿子听听吧,他是想知道的。”

嘴里还插着呼吸管呢,我当时没法说话,所以叫人拿来纸和笔写到,“怎么回事?”

我妈说,“你出车祸了,失去了一条腿。”

我试着往下半身看,想看看腿到底怎么了,但我是躺平的、基本看不到,也没有力气坐直了去看,但我明明看到有脚趾露在外面啊。

只不过只有一只脚的脚趾罢了。

再后来,药效又上来了,我扛不住又睡着了,开始跟老天爷对起话来。

我活下来了,对此我很感激老天,但我搞不明白其它的事情是为了什么?这是老天的计划吗?

满脑子都是问题,但我不记得车祸的经过了,估计我是晕过去了吧。还好我啥都不记得了。

最后的记忆是关于出车祸当晚,我在宝贝儿子身边睡着了,他那时才刚出生6天。

他刚出生的第二天,我本来应该去酋长试训的,但奔波于照顾小宝贝和孩子妈妈等种种事情中间,我两次都没赶上飞往堪萨斯城的飞机。

我已经被海豚裁掉一整个月了,橄榄球生涯成疑,又连续错过去试训的航班,这惹得我经纪人挺不开心。

那天晚上正好有个老队友来找我,我们半夜出去见个面、再会了会别的朋友,然后凌晨1点多我们饿了,就去想吃点宵夜。

我队友也在车上,他说我并没有酒驾或者什么危险驾驶,但我的确开的挺快。

然后车子颠了一下,开始失控。

我尽量把正方向盘,但我们正处于高速路的拐弯处,车子还是奔向了路边护栏。

护栏的一部分穿透了车头,直接压到了我的腿上,我们的车和护栏就像肉和串,但很快护栏就承受不住重量而断掉了,我们的车因惯性被甩到了空中。

我没系安全带,几乎是弹射一样飞出车外。

我的右腿当时被护栏死死压住,血肉之躯仿佛一叶小舟,飘摇在钢铁护栏和车辆惯性的惊涛骇浪中。

幸亏我队友系了安全带的,他说:车祸后他立刻在找我,抬眼看到了我的左腿在驾驶座,但人却不在…

万幸的是报警很及时,急救车在我大出血而死前帮我止住了血,最终也救了我的命。

左腿膝盖以下都被巨大的力量扯断,创面严重到无法再接上,甚至还需要再往上截掉一部分才能防止组织坏死。

老天爷啊,我是个橄榄球运动员啊,我是个跑卫啊,这我到底该怎么办!

再次从昏迷中醒来,我拿起纸笔,歪歪扭扭地写了几个字,“你们可别觉得我车技变烂了啊!”